导师可以署名通讯作者,为什么还要和学生抢一作?

admin352024-05-04 19:07:08

在学术领域,论文署名有一定的规则,一般来说,第一作者是论文署名顺序中排在第一位的作者,而通讯作者负责从论文提交到发表的全过程的通讯,两者可以是同一人也可以不同。然而,对于初涉学术领域的研究生和博士生而言,可能会对为何导师常常成为第一作者产生疑惑。

在学术传统中,第一作者通常是对论文内容,包括数据、试验设计和结果的真实性负主要责任的作者。尽管学生做了实际的研究和写作,但导师成为第一作者可能源于一些”特殊“原因。
这篇文章就来深入剖析一下,怎样的“特殊”原因让导师不得不去抢学生的一作。

01 学校对于导师的考核

在学术界,不同学校存在不同的规定,尤其在对青年教师的考核中,有相当一部分学校不认可学生一作导师通讯的论文为导师的成果。这种不认可可能在导师职称晋升评选或导师留任答辩过程中体现,对于统计论文数量的方式也有特殊规定,非导师一作的论文可能需要两篇才算一篇,或者在统计上有其他的限制,超过规定数量一概不予认可。
这种现象并非无中生有,很多大学的官方文件中都对此类论文的统计方式进行了明确规定,其中包括一些著名的985高校。在这种畸形的评判环境下,导师有时会选择抢占学生的一作身份,这也是出于对自身职称晋升和学术声望的利益考量。
02 学生和导师对于论文贡献大小判断的分歧
在某些情况下,论文的贡献程度可能难以明确界定,导致学生和导师对于一作身份的分歧。例如,当论文的想法是导师提出的,试验数据是由导师亲自指导学生完成,而学生在论文初稿中表现较差,导师在修改过程中几乎等同于重写时,学生再宣称试验和论文是自己完成的,是否理所当然拿到一作可能存在争议。
这种情况仅是众多可能导致对论文贡献判断分歧的案例之一。论文的贡献程度本身就是一个难以量化的问题,导致在这方面存在分歧是相当常见的。在学术界,对于一作身份的争论涉及到研究者的声誉、成就和职业发展,因此需要更加科学、公正的评价标准来解决这一问题。
03 科研团队内部的妥协协调
科研领域的合作与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在国内科研界尤为明显。在团队合作中,有时候尽管大家都了解某位成员对论文的贡献最大,但在特定的时间节点,可能因为某位老师需要一篇论文通过考核或师兄师姐需要一篇论文毕业,导致团队内部出现关于一作身份的讨论。
这种情况在学术界并不罕见,通常会涉及到一系列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合作权衡。在这种情况下,老师可能会与学生进行谈话,希望学生能够让出一作的位置。然而,一般情况下,这样的决策都会考虑到其他方面的补偿,以确保合作关系的公平与和谐。这种情况下的补偿可能包括其他论文的署名、学术机会或其他形式的支持。
04 导师或者科研团队本身就存在问题
在科研领域,存在一些不正当的情况,其中导师抢夺学生一作的现象可能与导师的人品、科研氛围以及科研制度等因素相关。在现行科研制度下,研究生属于相对弱势群体,而导师通常拥有对学生毕业的重要权力。
一方面,如果导师人品较差,自身又未能在科研方面取得显著成果,他们可能会通过抢夺学生的一作来弥补自身的不足。这种情况下,导师可能会理直气壮地将学生的贡献归为己有,而学生由于处于弱势地位,可能难以维护自己的权益。
另一方面,在大型科研团队中,一位大佬领导多个小导师,而这些小导师都需要完成一定数量的论文以通过考核。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可能会被视为论文的生产者,而一作的署名成为导师们争夺的焦点。
特别是当学生有机会发表高水平期刊论文时,争夺一作的激烈程度可能进一步增加。在这种环境中,学生想要拿到一作的可能性可能相当微小,导致他们在权衡自身发展和保护权益时面临一定的挑战。这也凸显了科研领域中一些存在的制度和伦理问题。
那么面对这些情况,学生应该怎么做呢?
以下是三点小建议:
1.防患于未然:在入学之前,建议研究生仔细了解自己的导师和将要进入的科研组的情况。查阅课题组近几年的论文,了解是否存在全部是导师一作、学生没有一作的情况。这样的调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未来可能的纠纷。
2.据理力争:如果学生确实认为自己应该拿一作,因为贡献最大,而导师却试图抢夺论文或者将学生的成果送给别人,可以据理力争。通过与导师进行沟通,清晰地陈述自己的贡献,并强调自己对论文的创作有重要的贡献。在这个过程中,要理性、冷静地表达观点,争取导师的理解。
3.及时止损:如果导师或课题组确实不讲道理,坚持霸占学生的一作,可以考虑及时止损。学生可以尝试联系学院或学校的学术委员会,举报导师的学术不端行为。在这一过程中,学生需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对论文的贡献最大。此举需要慎重,因为涉及到严肃的学术伦理问题,需要确保有充分的证据支持。

本文原载于“知乎”,转自“冠霖书院”微信公众号,感谢分享。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