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名印记|金乡县司马镇周堌堆:择高而居终成堌堆,历史年轮直溯商周

admin342024-05-05 22:41:29
和周边村庄比起来,金乡县司马镇周堌堆村有些特别。村中有一处占地数千平米、高达五六米的大土丘格外显眼,上面草木葱茏,绿树成荫,这就是当地有名的“周堌堆遗址”。

640 (9).png

金乡周堌堆遗址。
周堌堆遗址东北角就是周堌堆村村民周金湘的老家。83岁的周金湘是金乡县周氏第十八代孙,他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喜欢舞文弄墨的周金湘对家乡文化颇有研究,虽搬到县城已有二十余年,但他对周堌堆的历史门清。
“周堌堆村名形成不算太久,只有四百多年历史,《周氏家谱》记载,明朝末年,周氏七代祖周士节最先在此居住,周氏九代周训鲁、周开鲁等人在此建村。因此地高凸出来,形似堌堆(土丘之意,当地方言),故取名周堌堆。”周金湘说。周堌堆的“周”只有四百多年历史,但经考古发掘,周堌堆的“堌堆”却有数千年历史。

640 (8).png

周金湘展示周氏族谱和史料。
其实在鲁西南地区,叫“堌堆”的地名真不少,金乡就有周堌堆、鱼山堌堆、春城堌堆等几处有名的大型“堌堆”。这几处堌堆基本都属于商、周、汉代的遗存,距今已有2500-3500年的历史。其中,周堌堆总面积约2.5万平方米,现存约3000平方米,堆积土层厚约5米,遍布黑土和陶器,其中上层出土鼎、盆、盘、壶等陶器和素面薄壁青铜鼎、锛等汉代文化遗存,下层则出土了鬲、盆等陶器及鹿角等商周时期文化遗存。
“古代人们抗击天灾的能力弱,往往择高而居,可以避开水患和兽患。”金乡县文史专家韩洪波说。古时,金乡靠近黄河故道,地处黄河冲积扇平原,周边河湖沼泽众多,水患不绝,而本地土壤肥沃,人们为了生存,不愿迁移,只得择高而居。由于周堌堆地势较高,各个时期的人不约而同选择住在这里,慢慢形成了聚居区。
“人死了就埋在这里,所以各种随葬品很多。各朝各代的东西都有,大都是一些陶器、铜器等丧葬品和庙宇轮廓。”周金湘说。这些堌堆更像是这里的历史年轮,给后人讲述着几千年前的人文历史。

640 (9).png

1985年,周堌堆遗址被济宁市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周金湘小时候常和小伙伴爬到堌堆上玩,还能捡到下雨时冲刷出来的陶罐、陶盆等。“当时不知道这是文物,根本没有保护意识,很多陶器拿回家里栽花、喂鸡了。”周金湘说。有时候,还能捡到一些刀、枪、剑、戈等兵器,小孩子们常拿着玩耍。
由于堌堆的土壤特别肥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生产队常挖土堆肥,以至堌堆面积越来越小。1985年,周堌堆遗址被济宁市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正中立了块“周堌堆遗址”石碑,背面刻有“保护范围:以碑基为中心,四周放射150米。”

640 (10).png

周堌堆遗址石碑背面。

“汉代以后,这种堌堆肯定还有人居住,从土里的庙宇和丧葬轮廓能分辨出来,但找不到文物和确切史料佐证,我们推算在元朝末年,受战乱、瘟疫等因素影响,这里的人口十有八九都消失了,导致了文化短暂断层。”周金湘说。自明末周氏来此定居之后,就有了较为详细的史料记载。其中,清朝晚期,周堌堆村东头还建了一所武校,培养了周鹏翔和周保清两位武举。

640 (11).png

周堌堆村新建池塘。

这周鹏翔是周金湘的爷爷,光绪年间中了武举,其家门口立着两根杉木旗杆,门楣上挂着鎏金门牌,上书“武魁”二字。自此,周家逐渐成为当地的名门望族,风头一时无两。“小时候,我还见过这旗杆和门牌,后来世道太乱,就不敢立了。”周金湘说。民国初期,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村民人人自危。后来为了自保,在周家带领下,周堌堆村利用高大的堌堆打起了寨墙,寨门上还架上火炮。每到傍晚,邻村百姓都牵牛羊、携儿女前来住寨,以躲避土匪。周堌堆村因此在十里八乡赞下了名望,沿传至今。

640 (12).png

周堌堆村正在建设的党建活动中心。(设计图)

文章下方广告位

网友评论